2021準狀元被NBA發展聯盟挖墻腳!年收10億的NCAA釋放球員商業開發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雖然一年一度的校園籃球盛宴NCAA“瘋狂三月”沒能如期上演,但對于不少NCAA的球員而言,今年仍然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這是由于美國大學生體育協會(NCAA)理事會上周發布了一封重要的聲明,NCAA理事會表示支持員通過自己的姓名權、肖像權等權利去獲得收益,員能夠和第三方簽下贊助協議。此外,該份聲明還透露,這個建議已經下達給NCAA三個級別的聯盟以供參考,預計相關部門將在明年1月前做出規則調整,2021-22學年開始時就將生效。

這份聲明讓不少NCAA的員看到了商業開發的機會,不出意外,屆時不少精英員將破天荒地在大學球員生涯中得到商業收入,甚至是成為百萬富翁,這放在以往任何時刻都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長久以來,NCAA員都無法獲得任何報酬,也無法運作開發自己的商業價值。原因在于,根據美國《業余體育法案》的規定,NCAA始終將自身定位為業余聯賽,因此,員們代表學校征戰比賽,無法得到薪酬,此外,任何對于球員們的資金支持、商業代言等都是被禁止的。員唯一能夠獲得的資金來源就是學校的運動員獎學金。數十年來,NCAA始終恪守此道,直到如今仍是如此。

此規則在特定的時間內能夠被順利執行,各方也能毫無異議地遵守,但近些年來,員和NCAA聯盟之間的這種平衡漸漸被打破,反而是矛盾叢生,曾經的規則愈發搖搖欲墜。諸如“NCAA員究竟該不該得到報酬?能不能獲取商業利益?”等問題被外界反復討論。

問題的根本在于,NCAA雖然是個非盈利組織,但其商業化卻愈發成功,但為這成功做出巨大貢獻的員群體卻拿不到任何報酬,也無法獲得商業利益,后者認為自身價值沒有被兌現,不滿情緒自然而然地水漲船高。

NCAA的商業化究竟有多成功呢?NCAA近年來的營收能力不斷提升,據美國媒體報道,2017年時,NCAA營收首次突破了10億美元大關,為10.6億美元。而去年杜克對陣北卡的焦點戰役中,由于有NBA狀元錫安的存在,這場比賽最高票價被炒至超過1萬美元,二手票務平臺StubHub數據顯示,最低票價也有2999美元,甚至還高于當年超級碗的最低票價。這些都足以體現NCAA卓越的商業化能力。

但在這些天文數字下,學生球員們的收獲卻是零,他們似乎經歷著“被剝削”的生活,幾乎所有相關群體都能從NCAA中獲利,但只有員不行。賈巴里帕克曾在一次采訪中透露了自己大學時期窘迫的生活,稱自己甚至在球迷商店都買不起一件自己的杜克球衣。面臨這種窘境的并非只有帕克一人,不少球員都流露過這種心聲。

在這種環境下,腐敗問題隨之產生。2017年時,NCAA被曝出巨大丑聞,諸多教練、經紀人和品牌高管因涉及招募賄賂而被FBI逮捕,不少赫赫有名的球員都收到了不合規的資金支持。但案情被揭發后,NBA眾多球星和教練都表示對于NCAA的腐敗并不意外,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并且很多人也表示,學生球員收錢是合理的,這樣的行為應該合法化。

阿迪達斯前全球體育營銷總監吉姆加托等人因招募腐敗丑聞而被FBI拘捕

“你從學校教育中得到的東西并不與你為學校所做的貢獻匹配。這就是腐敗產生的源頭。你為學校掙了這么多錢,但是最后卻是經紀人來給你付錢。當你破產,經紀人給你錢的時候,你就會想,‘我為什么不能收這個錢?他們從我這里得到了這么多好處,所以我為什么不能收?’”德雷蒙德格林當時發表的看法頗具代表性。

腐敗案被揭露后,外界對于“員能否獲得商業收入”這個話題的討論愈發強烈。而一些機構組織或個人直接向NCAA開火。去年,曾經在維拉諾瓦大學橄欖球隊效力過的特雷約翰遜(Trey Johnson)起訴NCAA及其許多成員學校,指控它們拒絕支付員工資,違反了最低工資法。

另外,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去年還通過法律,允許員通過各種途徑獲得商業利益,也可以簽約經紀人,如果所屬學校禁止員獲益,就算是違法。雖然這個法律條例要到2023年才能生效,并且只針對于加州地區,但其還是在全美范圍內引起廣泛關注,很多州都有意效仿。

隨著外界要求NCAA允許員以某種方式分一杯羹的呼聲越來越高,NCAA壓力不斷增大,以至于他們也不在執拗于過去的舊規則。去年10月,NCAA理事會制定了一份指導原則,允許員利用他們的名字、形象和肖像來獲利。

當地時間4月29日,NCAA發布一份內容更細化的聲明,聲明表示,理事會支持修改規則,允許員與競技運動相關或無關的第三方贊助協議,同時也支持員在社交媒體和一些商業活動中、以及利用自己的個人形象來獲得商業收入,但這必須在10月份發布的指導原則范疇內。

聲明還提到,雖然員可以通過體育和學校來表明自己的身份,但不允許使用聯盟和學校的logo和商標等。NCAA理事會強調,在任何情況下,大學都不應向員的名字、形象和肖像活動支付費用,這一點延續了NCAA一貫立場,即員不能是學校雇員。此外,NCAA理事會也表示將成立一個安全港,讓員在遭遇賺錢風險時能夠得到保護。

NCAA邁出了變革性一步,但客觀而言,絕大多數員收入潛力都不大,精英級別員倒是可能秒變百萬富翁?!昂线m的運動員可能能賺到數百萬美元?!盢FL新秀塔戈瓦伊洛的經紀人雷斯坦伯格(Leigh Steinberg)說道?!暗也徽J為這會影響到項目中的其他100名球員,這是一個明星制度?!?/p>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新規則很可能會讓橄欖球和奧林匹克運動項目的員受益,而女性員則可能會在其社交媒體和一些成名時刻賺取商業收入。但男子籃球員則不太可能從新政中賺錢。這是因為目前一些高中籃球明星正在選擇跳過NCAA,以其他的方式來進入NBA。

由于有很多復雜情況需要理事會和各級聯盟的相關機構再三定奪,NCAA的新政還未呈現最終版本,短期內也無法落地執行。而眼下令NCAA管理者們更焦頭爛額的是,一些職業聯盟已經開始搶人大戰,NBA發展聯盟就是NCAA重要的競爭對手。

NBA從2006年起不再允許高中球員直接參加選秀,學生球員必須年滿19周歲或高中畢業至少一年后才能加入NBA。這一規則的改變讓NCAA成為了絕大部分懷揣籃球夢想的年輕人登陸NBA的跳板。當然也有詹寧斯、穆迪埃等少數幾位球員為了能夠提前賺錢養家,輾轉至海外聯賽淘金,待到符合NBA選秀年齡后再返美參加選秀。而近兩年,不少極具天賦的年輕球員都踏上了這條道路,比如郎佐鮑爾的三弟拉梅洛鮑爾以及RJ漢普頓,他們都去參加澳大利亞的NBL比賽作為過渡。

此外,NBA發展聯盟這兩年也開辟了一條新路徑,旨在為那些不想上大學、想在高中畢業后直接實現職業夢想的球員們提供幫助。2021選秀狀元的熱門人選杰倫格林前不久就選擇嘗試新途徑。

據ESPN報道,格林下賽季在發展聯盟的收入將達到50萬美元,相比于去年發展聯盟提供給高中球員的12.5萬美元,這有了大幅增長。格林并非加入發展聯盟的某支隊伍,而是擁有自己的球隊,發展聯盟將以杰倫-格林為核心在洛杉磯組建一支新球隊。據悉,這支球隊可能會與發展聯盟的其他球隊比賽,但不會列入積分榜,此外,他們還將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球隊等等。

發展聯盟還計劃把格林加入到一項由發展聯盟全程監督的、為期一年的發展計劃中,由經驗豐富的教練帶隊,背后有專業的團隊支持,他們還有機會與經驗豐富的老將一起訓練等等??傊?,目標就是幫助格林為NBA生涯做最充足的準備。不僅是這些優渥待遇,發展聯盟為格林提供了大學全額獎學金,他可以在任何時候兌現。

盡管還未看到最終結果,從目前提供的條件而言,發展聯盟為希望繞開大學籃球的美國球員提供了一個靠譜選擇。在格林之后,包括五星高中生以賽亞托德在內多名球員都做出了與格林相同的選擇。如果這條路能夠行得通,他們毫無疑問將引領潮流。

某種程度上,發展聯盟和NCAA形成了分庭抗禮之勢,但這肯定不是NCAA想看到的局面。畢竟在NCAA的營收占比中,大學籃球一級聯賽的貢獻值非常高,大部分收入都來自于此聯賽的電視轉播權與市場營銷。如果NCAA仍然抱殘守缺,恐怕還要將更多優質運動員送進職業聯盟花名冊中,這如同將自己的生命線直接拱手讓人。此形勢無疑將倒逼NCAA推進改革,但究竟成效幾何,恐怕短期內難見分曉。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